中文阅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左手亲情右手爱全集播放 >让你活撕

第664章 让你活撕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让你活撕》。

地上的血已凝结,血泊中的尸体也已冰冷僵硬八个人有的挥拳,有的踢腿,有的劈掌,有的横臂,四面八方的

羽白雪脑筋一转笑着说道:“你的奸夫呢?怎么不叫出来啊!是不是上一个死了你没蛇要了吧!还有他是我的手下,不许乱说,否则老娘撕烂你的嘴!”

黑甲美没有生气淡淡的说道:“我就说嘛!你的眼光不会那么差,这小体格一看就知道受不住你那庞大的体型!”

羽白雪冷哼一声:“废话少说,黑贱货受死吧!”

羽白雪说完之后就朝着黑甲美冲了上去,羽白雪冲上去之后温樊也缓慢的开始移动对羽白雪传音说到:“羽姐姐你负责正面攻击吸引注意力,我乘机偷袭它!”

羽白雪听后没有说话,黑甲美也朝着羽白雪冲了上去,体型庞大的黑甲美和已经变回本体的羽白雪纠缠在了一起,一黑一白两条蛇相互之间缠绕在了一起,两个蛇头开始互相攻击,刚开始还势均力敌,但是很快局势就朝着黑甲美一方倾斜。

终于意识到不对的羽白雪迅速挣脱出来和黑甲美拉开距离,温樊也迅速回到了羽白雪的身边:“羽姐姐你不是说它的实力比你差点吗?”

温樊说完羽白雪就凶狠的吼了一声:“住嘴!”

这时候黑甲美嬉笑的说道:“羽贱货是不是很疑惑为什么会打不过我?”

羽白雪看着黑甲美冷声说道:“你突破了?”

黑甲美直接就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没错!你终于明白了吗?”

紧接着黑甲美将级元兽的气势爆发了出来:“老娘早就突破到了将级后期了,只是寻你不得,没想到今日你居然自投罗网,真是天助我也!羽贱货今日我看你怎么逃!”

说完之后黑甲美直接化作一道黑影直接施展出天赋能力黑影遁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羽白雪冲了过去,羽白雪也罢翅膀给亮了出来腾空而起施展出天赋能力瞬羽进入超低空飞行状态。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密林中一前一后一追一逃,温樊看着两条蛇的速度又看了看自己,不回头的朝着羽蛇的洞府内走去:“俩大神速度太快了,鬼影蟒的洞府内应该有好东西吧,乘它不在赶紧去看看!”

温樊朝着鬼影蟒的洞府走去一边走还一边祈祷:“羽姐姐你可要多坚持一会,让我安全的把好东西都带走!”

温樊放心大胆的朝着山洞内走去,山洞内漆黑一片温樊拿出一根火烛照亮山洞,山洞内满是异样的味道,这味道跟鬼影蟒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山洞内空空荡荡的四周的石壁倒十分光滑。

温樊一边走一边抱怨:“作为一条蛇你的洞府内这么干净真的好吗?”

温樊一边叹着气一边朝着深处走去,没有过多久温樊终于看到了一株元药,这株元药无论是枝干还是叶子全都是白色的,白色的枝头上还挂着大小差不多的几十个白玉色的果子,果子不大两三颗加起来都只有小拇指指头大小。

温樊欣喜的冲了上去 车子就在这时,就在路面刚刚被清理出一个通行的缝隙的时候,便已经开始轰鸣着加速冲了过去。

显然明晶懒得再跟这人啰嗦,可那男孩竟然从后面追了上来,他在和驾驶舱并排的位置追着车子向前件跑着。

车速每小时45公里了,在这险峻的追山路上,这已经很快了。

可是身后那个男孩儿依然在锲而不舍的跟着,同时他还使劲敲着侧面的玻璃,冲着路正行喊:“你说过要给吃的了。”

车子继续加速,在这蜿蜒起伏的的盘山路上,车子的时速已经达到了85公里每小时,可那男孩儿依然不紧不慢地在旁边追着。

明晶继续加速,车子已超过100公里每小时了,即便车子性能再好,这种速度也已经达到了轮胎和地面摩擦的极限。

但显然车子依然还在加速,月明楼有些坐不住了。

就连追跑的男孩也很惊讶,这么高的速度,这子居然没有下山沟,实在是匪夷所思。

那男孩已经不跑了,他竟然挺身一跃跳到了车底,用脚勾住了车顶的天线,耷拉着脑袋在车窗前,对车里的众人愤怒地喊道:“做人要诚实守信,说话要算数的!”

岳达阳依然镇静自若,对着话筒回复道:“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是应该这样,可是你是人吗?!”

远处的高空恐怕就是那座山的山顶上,传来了一声类似野兽的嘶吼。

车已经开始缓慢地减速了,当车停下来的时候,前面几十米处的路再一次被石头堵住。

一个高大的身影几乎是从天上掉了下来,落在那些石头面前,砸的周围的地面震颤不已。

男孩儿跳下车,大喊着:“哥哥,哥哥快回去!”

众人这才看清,这哪里是一个人啊?

这分明是一个身高4米多的大猩猩,这个男孩的哥哥竞然是个大猩猩!

那这男孩又是个什么人呢?

男孩的呼喊似乎起到了作用,那大猩猩绕到了石头的后面,躲了起来。

男孩又来到车前拼命地解释着:“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是最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他是个好人,上学那会儿他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呢。”

这话让人听得毛骨悚然,躲在石后这个曾经当过学习委员的好孩子,此刻却瓮声瓮气地大吼着:“我们的要求很简单,你们全都离开,把一切事有用的东西留给我们就行。”

这是赤裸裸的敲诈,这是赤裸裸的抢劫。

这时,天边黑暗处掠过来一只绿色的蝶形物,悬停在车子上空一二百米的地方停住了,一片淡绿色的光芒笼罩了车子周围二三十米的范围。

一圈圈有节奏的绿色光纹扫过场中的一切,月明楼很庆幸自己刚才没有穿上机甲冲出去,不然这下可真的就曝光了。

杨义因打架被抓进了万年县大牢,那些纨绔子弟和崔九家的所有人,也都被关入了牢房。

不同的是,杨义住的是死牢,其他人住的是一般牢房。

纨绔子弟已经是万年县大牢的常客了,所以县尉对他们熟得很。但是熟归熟,县尉还是毫不客气的将他们全部抓了回来。

但县尉却不知道杨义是谁,又见这些纨绔子弟对杨义为首是瞻,所以县尉才认定,这便是匪首,将他关入死牢准没错。

死牢内也并不全是死囚,也有一部分是犯了重罪的犯人。由于死牢守卫比较森严,所以他们被关进死牢待审。

由于许久没有发生过这种大型的械斗了,这件事也自然而然的上报道到刑部,刑部又报告给了李世民。

当李世民拿到奏报时,他眉头不由皱成了个川字。想了一会之后,在奏报上批示起来,然后交给刑部尚书,拿回去照批示办理。

当万年县令王仁圭拿到皇帝的批示时,已是第二天的早上了。他翻开看到上面的字时,脸色比吃了屎还难看。

只见奏报上写着:杨义无罪释放,千牛卫诸人每人抽十鞭子,放。其他人严厉查办,按律定罪。

王仁圭对这样的处理结果暗骂不已:尼玛,这杨义是什么鬼?明明是主犯,却无罪。那些纨绔子弟明明是从犯,才每人抽十鞭子,而崔九家那些人了,他们的主人全跑了,而他们却被抓来定罪。

可他又不得不照命从事,这是皇帝的批示,他也不敢违背,更不能改。

更憋屈的是杨义,自己明明是受害者,却被无缘无故的抓进了县衙大牢。结果进去住了一晚后,除了被跳蚤咬了几口外,什么罪都没受,又莫名其妙的放了出来。

当他走到县衙门口时,这里已是人声鼎沸,在这里等着的人,不是那些功勋的家人,就是他们管家。有的是家长亲自来了,他们曾向县令施压过,但是没什么用。

就在杨义的背后,王仁圭捧着那份皇帝的批示走到门口,见杨义站在门口外没有走的意思。他恨死了杨义这混蛋,每次碰到他准没好事,他不由得的一脚踹了过去……

杨义正感慨造化弄人呢,突然屁股一痛,一个踉跄便像滚地葫芦一样,从门口的台阶上滚到了下面。

杨义从地上爬起来,正要看是谁踹自己的时候。王仁圭那洪亮的声音响起了:“奉圣人旨意,所有参与械斗的千牛卫士兵,每人抽十鞭子释放。”

门口这些人刚开始还是吵吵嚷嚷的,听王仁圭这样一说了之后,他们瞬时间安静了。

一个脸黑黑的汉子指着杨义问王仁圭:“为啥他不被处罚,还放出来了?”

王仁圭一脸古怪之色,他看了一眼杨义:“他呀,他是来收大粪的,我并不认识他。”

那汉子脸一僵,嘴角抽了抽,像是要笑出声。可是,想到自家孩子要被抽十鞭子,裂开嘴也笑不出来。

而令他更为尴尬的是,杨义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对他一拱手道:“韩叔父,好巧啊!你是在等韩武的吧?您不用等他了,他不在里面。”

韩姓汉子的脸,瞬间涨成了了猪肝色。如果对面站的不是杨义,他肯定会暴揍这混蛋一顿。被抓进去的人明明就有韩武,这小子却说他不在里面。

杨义看到这汉子脸涨成猪肝色,他心里舒服多了。心想:你儿子坑了我,我就坑他老子。

杨义一边迈着八仙步,一边高声自语:“皮好痒啊!好想被抽十鞭子呀!”

得!这小子是往人家伤口上撒盐了,真是不怕报应。

就在杨义得意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在他后面踹了一脚,随后呼啦的拳头向他身上打来。

一旁的武侯想阻止,但是阻止不了,王仁圭更是转脸到一边,装作没看到。众人见县令都这样了,哪还会客气,非常默契的任意施为,手脚不停的往杨义身上招呼。

打了一会儿,所有人退回原位,个个老神在在,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而地上的杨义虽只受了些轻伤,但全身的衣服都脏了,连脸上都不知道被谁抹了屎。

杨义起来看看这些人,一声不吭的走了。但他在暗骂自己,真是高兴过了头,才乐极生悲!

早朝,李世民静静的倾听兵部尚书李靖报告,这是北方边境传回来的消息。

“由于去年根据事态的发展,酌情使用了《平突厥四策》,由于突厥国内已经混乱不堪。北方的薛延陀、铁勒诸部,东北突利所掌控的诸部,都已叛离了颉利……”

李世民听得很认真,不时还提出疑问,表示某个细节不够清楚。

程咬金撇了房玄龄、杜如晦二人一眼,缓缓说道:“启奏陛下,说起《平突厥四策》,臣以为,四策都是重要的策略。如若当时按此策略来施为,如今兵强马壮,粮草充足,可能现在就可以发兵了。”

房、杜二人也知道程咬金对自己的不满,但自己的职责却是防止朝庭的内耗。而这冬小麦以前没人种过,也没人知道怎么种,而且种子要得那么多,他们这样阻止也是对的。

“程爱卿说的不错,讨论其他计策之前,先说说防范西突厥和薛延陀。”

李道宗站起来说道:“启奏陛下,自从杨义那冬小麦丰收之后,臣更加确定此人进献之策是相当高明的。臣收回之前的话,也赞成在进攻东'突厥的同时,要防范西突厥和薛延陀部。”

房玄龄也说道:“任城王说的不错。正所谓未雨绸缪,既然决定要开战,那就要考虑到方方面面。但按照《平突厥四策》来讲,这个防范是长期的,而不是战时的一段时间。”

“臣以为,在西边防御战线过长,我朝的兵力有限,如战线

当这道空间通道.吹.着更加刺.骨的寒风刮.到温室里他的身.上,

  他就觉得这一刻身.在关了窗户和玻璃门两道障碍的密室中的那种闷到心里难受的感觉,一瞬间找到了释.放的空间,

  他飞速卷起衣服,没有任何犹豫的横.穿.了过去,

  沈杰从河水中穿.出来,明显遇到了阻.力,

  阳光透.过这么厚的冰落,在水面下照.射.出五彩斑斓的画面,

  要是普通人在这儿望到这么厚的冰面,心底多半会生出绝望,

  他手中握.持着法力向上方猛.捣.而去,这半米多.深.的冰层好像纸.糊的一样,大量被打.碎.的冰块向四周的冰面上飞快的.滑.远。

  河边的芦苇向着风吹.的最多的地方摆动着枝头,

  “还真的是这个地方。”

  眼前的场景和很久之前刚来到大秦世界没有太多的区别,

  只不过温度好像更加寒.冷了,

  他站在低空中,四面八方的寒风毫无阻.挡.的吹.了过来,他的神情都变得非常的激.动起来,“太.爽.了,这不就是我要的自由吗?”

  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欢.愉,从低空中向着远处纵.情.的飞驰了过去,

  一路上的风景都不知道改变了多少重,

  当他站在这段向阳的一面又着鳞次栉比的巨高的山峰,阳光.透.过云彩的.缝.隙.在天地间.射.出了一道道壮.丽的光带,他朝山体没被阳光照到的一面看去,那儿反而给人一种严.肃的.深.沉,

  简直.美.到让人的整个心灵都在这一刻觉得特别的豪.迈,

  这不就是他一直以来追.求的最壮阔.波.澜的生活。

  从这个方向一直向东南,好像和之前换了一个世界,

  这儿的阳光是那么的温暖,天空是多么明澈的呈现着它碧蓝的一面,,

  “这么美的景色如果没有一个人共享,再美的世界也少了它的一些颜色。”

  他忽然间感慨道,简直就不像正常人说出来的语言,更好像是满怀热情的表达出了一首抒.情.诗。

  三个.草.房子,连院墙都没有,房子也显得很破旧,但是这明亮的阳光照下来,却给整个屋子笼罩在一片温暖的气.息中,

  他站在她家门前那儿的田.埂上,农田里虽然没什么庄稼了,但是当他闭着眼静静感受的时候,还是能清晰的闻.到泥土的味.道,

  这里的风景,那风.吹.过路边催.黄.带绿的植物上,就好像弹出了一首悠扬的乐曲,让人情.不自禁的就陶.醉.在里面,什么都不想想,也什么都不想记,

  “我们两家离得这么近有什么.入.赘不.入.赘的,我到时候哪敢欺负你,你也不想想你母亲那么.凶,我只要.凶.你被她知道了,她不要把我家给砸了。”

  吴耀在这个走在一起甚至比他还要高一些的.女.子身旁一个.劲.的说个不停,

  那个.女.的却有点把他当作空气一样,眉头挑着,一副理都不想理他的意思。

  她甚至都能闻.到这个男.的.喘.息过来的空气里的.臭.味。

  她立即就用.手.挡.住了他那个方向,眉头皱的也很难看,

  吴耀还以为他对自己说的不满.意,还真的生怕她又不理自己,到时候别又去城里找大户人家的公子,

  每次看到她的侧脸,那.美.的几个乡里都找不到一个能和她比的,

  如果说那些.女.的脸上多多少少都会被多出一些农家人的小麦.色,

  她就是跟她们不一样,脸又.白.又.干.净的,屁.股.还那么.翘,实.足的好.生.养,

  他连忙又说道:“可以,入.赘行了吧。只要能娶.你,我被人笑.死.我都不想管了。”

  他发现自己都这么让步了,这个.女.人脸上还是这副表.情,

  “若琳,我们两个好歹是从小.玩.到大的,是正儿八经的青梅竹马。小时候.我们一起.玩.的多好啊,你就给我点面子,对我笑一下好不好。”

  她的眉头瞬间皱的更厉害了,终于忍不住爆.出.口.来:“别讲话!我都快被你吵.死.了。你赶.紧.回家去,别在这儿烦我。”

  吴耀个子不高,但是.胸.中也有文墨,这是读书人的傲.气,

  但是看到她真的生自己的气,被吓.得真有点不敢讲下去,

  他原本还觉得自己很快就能把她.娶.回家了,又被吼.的没了自信,

  “她好高.贵啊!”他发现只要自己多看了她一眼,就会觉得她那么的.触.不可及,之前还没我这么强.烈.的,

  这么白..花..花.的大姑娘他可是宁愿.她.死,也不想她.躺.在别的.男.人的.床.上,

  每次一想到她跟了别人,心里就特别特别的难受。

我在每一个无眠的寒夜想起外公睡得象只死猪一样的人,花夜来伏威使讨之雄诞以邑险而完攻之引日遂单骑造大,我金七两什么地方不可以去,什么地方没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让你活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