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女王不在家 >去揭晓答案吧!

第977章 去揭晓答案吧!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去揭晓答案吧!》。

贺君雄咬牙忍住笑声,只见赵明的手,叫她不要离开他,她一定

  黑夜降临,仅剩的一抹阳光逝去,树林漆黑一片。

  张小河伸出手,摸摸索索地走着。

  眼前似乎有无尽黑洞,稍不留神,就会陷进去。

  黑夜中,唯一能够保护他们的,只有身边的宠兽。

  他们三个走在树林里面,全靠宠兽探路杀敌。

  隐约中,他似乎听到了一些声音,连忙按住前面两人的肩膀。

  停在原处,侧耳仔细听动静。

  沙沙!沙沙!

  周围的树叶有声!某些生物正好在附近。

  张小河紧张起来,嘴唇干涩,额头上渗出一滴滴汗水。

  沙!沙沙沙!

  又是几声异样的异样的声响,伴随着一些急促,似乎离他们越来越近。

  这次,前面两人也听到了,两双眼睛在漆黑之中,格外惊恐。

  血液在加速流动,身体也在躁动。

  忽然,赵助的身体由于紧张,弹了起来。

  张小河连忙给他按了回去,拍了他的肩膀两下,提示他不要太过紧张。

  场面陷入僵局,沙沙声不再响起,可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只能在原地观察一段时间,等确认藏在黑暗中的生物。

  走了之后,他们再接着走。

  如今不明白外界情况,他们也不敢大摇大摆地。

  要是遇到一群大青蛙那样的生物,问题可就大得很。

  大青蛙可是能跟一个3级宠兽抗衡。

  张小河本身只有两个3级宠兽,而树林这么大,不知道藏了多少3级。

  “嗷呜~”

  狼嚎一声之后,三人四面八方,猛然亮起一阵阵灼白火光。

  一条又一条,身周环绕着白月光火的狼类,冲向了他们。

  张小河登时青筋暴起,大声喊道:“防御!”

  所有剑士竖起长剑,浑厚的剑气由他们身上爆发。

  随后所有剑气,融合成一个坚实的壁垒。

  月火狼撞到剑气壁垒,犹如撞到一块钢板,停在原处头昏眼花。

  前面的狼撞晕,后面的狼接踵而至。

  壁垒剧烈摇晃,但最后还是顶下了全部压力。

  “杀!”张小河一声令下,两个满级宠兽,犹如出鞘利刃闪电飞出。

  冲入狼群就是一番厮杀,一具具雪白的狼驱倒下。

  两个宠兽所过之处,一个不留,月火狼成片倒下。

  不一会,他们两个身上,就沾满了殷红的鲜血。

  这些月火狼大部分都是1、2级的,两个3级宠兽足以对付他们全部。

  眼看着优势一边倒,赵助跟浅叶大喜过望。

  张小河却是笑不出来。

  这些月火狼,面对如此巨大的损伤,却丝毫没有退意。

  这足以说明,在他们身后,有一个强大无比的狼王在指挥着他们。

  而场上,没有一丁点狼王的身影。

  就在他寻找狼王的时候,月火狼忽然往远离他们的方向跑走。

  张小河松了口气,以为对面是放弃进攻他们。

  然而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月火狼逃出一段距离后,没有接着逃窜。

  而是停在原地,释放一个个灼白月火球。

  每一个月火球,就像是一个月亮。

  只是刹那间的功夫,就有成片的月亮撞向了他们。

  “遭了!”张小河暗道不好,立刻召回两个满级宠兽。

  剑气壁垒也开到最大程度。

  可惜十几二十个剑士,终究比不过这一大群的月火狼。

  一波又一波的月火球,奔袭而来。

  砸在壁垒之上,将一些带有腐蚀性的火焰附加到壁垒之上。

  下一刻,壁垒燃起灼白火焰,刺目燎人。

  剑气在不断消耗,壁垒也在不断缩小。

  张小河神色凝重,壁垒上的火焰几乎扑不灭,再过一段时间,他们的剑士就要撑不住。

  一阵阵火球雨,压缩着壁垒的保护范围。

  看着满眼的月火球,张小河忽然灵机一动,急忙说道:

  “将带有月火的剑气,变成飞剑扔出去。”

  他的想法很简单,敌人一直在攻击,他们不能坐以待毙。

  起码要有些反击,于是乎干脆就用,正在被月火腐蚀表层剑气,当作飞剑发射出去。

  既能杀敌,也能减少敌方数量。

  最后拼的就是谁的能量多。

  一枚枚巴掌大小的飞剑,带着灼白月火飞向狼群。

  一道道灼白闪电飞射而出,飞剑在瞬间就杀入狼群。

  顿时,月火狼乱了阵脚,不时有狼受伤和死亡,可即便如此,他们依旧没有逃。

  张小河狠狠地咬牙,这是要与他们一决生死。

  可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些月火狼都疯了吗?非要杀了他们。

  “奇怪,这些狼怎么不怕死?”赵助百思不得其解。

  一般来说,生命都是以生存为第一目的。

  但是眼前的月火狼,却一反常态,拼了命也要攻击他们。

  或许,月火狼真的疯了。

  “既然他们不退,就只能杀了他们。”张小河眼神狠厉,立即派出两个满级宠兽,加入战斗。

  满级宠兽加速了月火狼的死亡,击不穿护照,也灭不了两个满级宠兽。

  死亡对于狼群来说,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张小河目睹月火狼,一个接一个倒下,他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战场。

  忽然,从他们后面,窜出来只体型格外庞大的月火狼。

  那是一只眉心有着月牙印记的狼,不出所料的话,他就是狼王。

  月火狼王速度极快,在身后带过几道残影,很快就来到他们身后。

  抬手一爪,在三人惊愕的目光中,剑气壁垒被其击碎。

  狼王呲牙咧嘴,面容极其凶狠。

  他的眼中似乎包含着无边无际的仇恨,那是极度,想要疯狂撕碎敌人的仇恨。

  从来唯有过的极度恐惧,顿时出现在他们心里面。

  三人不知不觉之间,就被狼王的恨意镇住。

  “嗷呜~”狼王仰天长啸,似乎是在祭奠死去的狼灵。

  他没有停顿,张口撕咬向三人。

  张小河猛然苏醒,立即召回满级宠兽,同时剑士护卫到身前。

  咔擦!

  只是一口,剑士断裂成碎片。

  剑士成群而上,地上的碎卡能够堆成一座小山。

  无论是1级还是2级的剑士,都经不起狼王一口。

  成群的剑士倒下,此刻角色互换。

  原本是宠兽大杀特杀,如今是狼王大杀特杀。

  虽然竭尽全力拖延时间,但是一个宠兽能拖延一秒就是不错的。

  很快,一群宠兽摧毁,有一群宠兽冲了上去。

  结果依然是秒杀,战斗瞬间结束。

  狼王的战斗力属实强悍,就算是满级宠兽,张小河也不确定能不能击杀。

  地上的碎卡,多了一堆有一堆。

  现有的卡牌没了,他就当场复制卡牌。

  跑是不可能跑的,就算跑,也根本怕不过狼王。

  张小河寄希望于,两个满级宠兽快点回来,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嗷呜~”狼王嗥叫一声,冲向他们。

  张小河立即有取出一堆卡牌,这是他最好的源念力。

  等着一波被杀干净,也就到了他们的死期。

  “吼!”狼王发出一声不属于狼的吼叫,随后浑身上下冒着灼白月火。

  迅捷地冲上去,一爪子拍碎一个宠兽。

  有的宠兽是被火焰烧死的,哪怕是碰到一点他身上的月火,那都是灭顶之灾。

  最后的一波宠兽,在一瞬间,杀了个干净。

  扫清一切障碍之后,狼王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霎时,化作一片残影,扑向了他们。

  就在扑向他们的半空中,宠兽终于赶到。

  寒冬战巫,扑棱着翅膀,犹如天降大寒,周围环境似乎都降了好几度。

  冰冷的寒气充斥四周,钝化着狼王的身躯。

  可惜狼王有月火护体,寒气根本无从入侵。

  狼王是一爪,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战巫冰甲之上。

  顿时,冰渣四溅,战巫冰甲直接裂开一个大口子,短时间之内怕是无法修复。

  “拖延时间!”张小河三人躲到一颗大树后面。

  他知道,今天狼王不退,他们就走不了,狼群不死不退,要全部击杀。

  战巫一个不是狼王对手,所以要等到龙鼠回来,合力击杀狼王。

  得到命令之后,战巫和狼王战做一团,但并没有全力以赴。

  等到龙鼠终于加入战斗,他们才一并发力。

  战巫的翅膀,伸展开来,大量的寒气收入双翼之中,巨大的能量形成一枚圆形护罩。

  她直直地冲向狼王。

  龙鼠变身,身躯瞬间钢铁化,像是一个坦克一样,同样冲向狼王。

  两个满级宠兽合力,即便狼王有月火护体,也无法承受。

  轰!

  如同撞击在一个大楼之上,脚下的大地在跟着晃动。

  狼王的身体在挨了沉重一击之后,终于崩溃。

  他的身体已经扭曲,狼爪在地上抓出一道很长的裂痕。

  他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一丝生气,只有一双无神的双眼,彰显他曾经统御一方的霸气。

  狼王死了,其他狼也做鸟兽而散。

  张小河疲惫地坐到地上,一个劲地喘着粗气。

  他有些迷茫地看着前方是漆黑,内心困惑也很不解。

  他想要问一问,这个世界到底又怎么了。

  只是两三天不在,外面就像是变了一个样。

  他清楚地记得,从前可不会遇到这么多,强大的生命。

  隐约之中,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

  张小河知道,之后的日

这一波,吕泽虽然明确地表示,想要将完美宗门的人全部杀死。

但是现在,吕泽发现,这个城堡之内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而且最可怕的一点,是吕泽发现了,自己即使想要把这些人全部都杀死,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居然有警车开始响了。

这些警车的响动,让吕泽不得不停止了将城堡之内完美宗门的人全部都杀死的想法。

也是在这个时候,当吕泽带着拳皇李绍全,开始动用自己的速度,轻飘飘的离开了这里之后,吕泽发现了......

白夫人冷冷道:现在,你赶紧将他们找不到你,也就找不到高立

“底下那群人的时候和沙哑的叫喊声,你不会没感受到吧?”

蒂蒂就是这样的,对于所有事情好像都过于认真了,好像一件事情自己必须说出来,说透彻了他才能够明白。

否则就不像现在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扰自己,把一件事情说了三遍四遍,甚至有的事情要重复十多遍,只是为了让自己搭理他一下。

他考虑到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思考着自己的这些想法究竟是对是错,他明白自己跟弟弟确实是有一些很大的差别。

“不着急,你没发现下面那个人有些不一样吗?他身体内的元素好像能够自己产生一样,源源不断地为他提供力量。”

他指了指下面站着的陈飞,这个穿着赤色法袍的年轻人,让他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力量充沛的感觉。

如果这个人能够更多的掌控力量就更好了,但很明显他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他很明显还没有掌握到自己体内这股力量,究竟该怎么样才能施展得更完美。”

卡尔斯微笑着说,他还在静静的等待着,如果他们两方战斗出了一个差不多的结果的时候,自己就可以出手了。

“大哥,我感觉他们现在很多人根本没有力量去与它争斗,这么多人一个接一个倒下,你心里不感觉难受吗?”

他正这么说的时候,就又有两个人栽倒在地上,很快就化成了灰烬。

就算是火焰精灵,也无法直接承受那样地狱般的烈火,他们虽然身体里富含的一些物质可以与火进行很好的融合。

可是地狱的烈火却是所有火的根源,也是所有火焰的祖先,他有着无法扑灭的特性,正因为如此一个又一个的火精灵倒在了地上。

他很心疼这些人,这些人明明只不过是各自村庄的普通村民罢了,他们被突然召集到一起却因为这样而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你们先撤吧,你们没有能力去他们争斗,也根本没有任何力量与他们战斗,就赶快撤出来吧。”

陈飞一边使用着魔法,他感觉自己身体里源源不断的把风雨雷两种魔法慢慢的交融揉杂在一起,这让他有一种畅快淋漓的快感。

可看着身边一个个倒下的人,他确确实实想到了很多,这就是古神的力量,它只不过是化成了一只冒着火的公牛而已,简简单单的就把很多人顶翻在地。

如果有人说他们是自讨苦吃自寻死路的话,可能也没什么错误,他们确实不应该跟克图格亚走的那么近,因为任何一个跟古神走得近的人都不会有太好的下场。

可现在这个时候谁又能说出什么呢,他们既然已经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而火焰精灵他们也确确实实受到了最大伤害。

差不多原来有三四百人的队伍,现在转瞬间就已经消失了三分之一,是的,应该说叫做消失,他们并没有倒在哪里,而是彻彻底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陈飞第一次感觉到了火焰的恐怖之处,他也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群人泱指导水晶运转《真武玄灵正清明神经》,转化信仰之力为自身的法力,迅速筑基,壮大灵体,掌握超凡战力。

转化率有些低。如果直接使用信仰能量,可以百分百发挥威力,弊端就是对信仰的极度依赖,神性受到负面精神能量污染,时间久了,要么堕落,要么分化出另外的神性。

《真武玄灵正清明神经》作为华夏神道正统大法,就能避免这种糟糕的情况,壮大自身,随时可以脱离信仰,转修道法,弊端就是实力提升的缓慢,

这一点水晶比晶苧强多了,晶苧修炼了这么久,只是固本培元,壮大了神魂,没有学会一个攻击手段,完全就是一个无害的辅助选手。

按照晶苧的计划,水晶以后不会再显圣,只会通过光屏发布神谕,或者用法力发出分水刺击杀不敬之人。

等水晶的修炼进入正轨,王泱出去送姜魄返回璐国。姜魄在树顶小院等着王泱履行约定。

晶苧放下不下,继续守在水晶身边,玄天也留下保护她们。

大鳍喁喁不时劝说信徒赶紧抬着神像离开,不要耽误后面的部落朝拜。

这些信徒都赖着不走,希望自己部落的神像能够在主神像前多待一会,获得更多的神性。只是跪伏在地,虔诚祷告,神殿的武士出手驱赶,他们才离开。

王泱带上一尊姜魄的神像,驾起遁光,离开静海。

姜魄已经收回了一千多座神像里全部的信仰能量,加上他的储备,预计能在夏地存在三十年以上,前提是战斗不能太频繁。

……

璐国玉州,离墟边缘,鸿运镇外。

姜魄的灵体从神像里出现,如约交给王泱半块神印,一种没有实体的概念化权柄,具象化为半块玉玦,这是姜魄自身观念的显现。

如果是一个其他文明的文化思想观念的人,具现的神印可能就是其他的形态。

王泱道:“御魂宗肯定还有传承密库作为底蕴,但是宗主在静海辛苦百年,也不能空手而归,我给宗主带了点东西过来。希望宗主履行约定,以传承宗门为要务,不要伤害无辜!”

取出两口大木箱,一口里面是超凡海兽身上的超凡材料,一口是珍珠之类凡俗财宝。都是来自神殿的供奉洞。

算是给姜魄的活动资金,免得他还要去搞钱,节外生枝的害了无辜之人。至于儒宗的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姜魄拱手向王泱深深施礼。

王泱不等他说话,直接驾起遁法离开了。

姜魄见到熟悉的夏地建筑,昂天长啸:“哈哈哈!一百年了!老夫终于回来了!儒宗的伪君子!这就让你们也尝尝被逼的离开山门的滋味!”

一掌击碎了神像,卷起两口箱子,朝鸿运镇飞去……

王泱回到飞翼寨,天已经亮了。装作从屋子里出来,飞翼寨的孩子们已经等在外面了,每个班里已经多了好几个孩子,都是附近的寨子送来的。

孩子们已经学了十六个字了,王泱取出刻了“一”到“五”五个字的铁牌,教给班长们。

教完了,孩子们也犹犹豫豫的没走,一个胆大的道:“先生!我们不想放假了,您以后不放假好不好?”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去揭晓答案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